信息库-文章详情
中机商圈首页 > 信息中心 > 【中机法律】EPC合同下的劳动报酬索赔主张
【中机法律】EPC合同下的劳动报酬索赔主张
内容简介
引言:在任何交易过程中,合同的签订往往是双方合作开始的关键一步,是确保交易公平透明的基石,也是促使交易顺利并且完美化的重要保障。而EPC合同是近年来国际社会较为流行的建设管理模式,本系列文章将对EPC合同中多个难以理解的条款详细分析。在国际范围内的EPC交易中,通常作为承包商的中方无主导权决定或要求采用中国法律,因此,本系列文章所讨论的情况适用于在国际EPC交易中,中国企业与境外业主签订的纽约法体

引言:在任何交易过程中,合同的签订往往是双方合作开始的关键一步,是确保交易公平透明的基石,也是促使交易顺利并且完美化的重要保障。而EPC合同是近年来国际社会较为流行的建设管理模式,本系列文章将对EPC合同中多个难以理解的条款详细分析。在国际范围内的EPC交易中,通常作为承包商的中方无主导权决定或要求采用中国法律,因此,本系列文章所讨论的情况适用于在国际EPC交易中,中国企业与境外业主签订的纽约法体系下的EPC合同。

劳动报酬索赔


劳动报酬索赔主张是指劳动者建立劳动关系后请求用人单位按时、足额支付劳动报酬的权利。在纽约法下,劳动报酬请求权将被称为替代索赔,因为如果双方拥有与按劳计酬相同主题的有效、可执行的合同,那么纽约法律则不允许依据按劳计酬原则追讨费用。参见艾利斯诉修道院和艾利斯案(See Ellis v. Abbey & Ellis, 294 A.D.2d 168, 742 N.Y.S.2d 225, 228 (1st Dep’t 2002))。


要注意的是,在同一个诉讼中,当事人同时主张按照违反合同追索和按照按劳计酬规则追索,是被允许的,这一点非常重要。 参见米歇尔诉RMJ 证券公司案(See Mirchel v. RMJ Securities Corp., 205 A.D.2d 388, 613 N.Y.S.2d 876, 10 I.E.R. Cas. (BNA) 1884 (1st Dep't 1994).)。在合同存在真实争议的情况下,或者合同未涵盖争议的,原告可以按照准合同和合同理论进行处理,不需要选择补救措施。


按劳计酬和不正当得利索赔一起被作为单一的准合同索赔进行分析。参见孙河卡茨基尔农村移民公司诉有生主机案和塞登协会诉ANC控股公司案(See Mid-Hudson Catskill Rural Migrant Ministry, Inc. v. Fine Host Corp., 418 F.3d 168, 175 (2d Cir. 2005); Seiden Assocs., Inc. v. ANC Holdings, Inc., 768 F.Supp. 89, 96 (S.D.N.Y. 1991)(解释了“按劳计酬和不正当得利的并非相对独立的诉讼”,并且“不正当得利于隐含的法律或准合同来说是一个必然的要素,而按劳计酬,意味着‘他应该获得的报酬’,是合同违约下的一种债务计算方式”)。

劳动报酬索赔主张的原理


在“公证良俗要求被告赔偿的情况下,按劳计酬是一种公平的补救方法”。参见塔佩诉联盟资本管理案。(See Tappe v. Alliance Capital Management L.P., 177 F.Supp 2d 176, 186 n. 10 (S.D.N.Y. 2001).)


劳动报酬索赔主张的要素


为了获得按劳计酬索赔,索赔人必须证明:(1)诚信的履约; (2)其提供的服务被服务接收方所接受,(3)期望得到补偿,(4)服务的合理价值。参见者雷夫森诉桑可电脑公司案(Revson v. Cinque & Cinque, P.C., 221 F.3d 59, 69 (2d Cir. 2000)。


必须有证据证明提供服务履约的一方期望得到补偿,并且证明接受为服务的一方有支付的意愿。(Estate of Goth v. Tremble, 59 A.D.3d 839, 873 N.Y.S.2d 364 (3rd Dep’t2009); Precision Foundations v. Ives, 4 A.D.3d 589, 772 N.Y.S.2d 116 (3rd Dep’t 2004). )


按劳计酬的索赔人也要证明所执行工作的合理价值。参见欧蕾利诉迪克兰案(Ludemann Elec., Inc. v. Dickran, 74 A.D.3d 1155, 903 N.Y.S.2d 532 (2nd Dep’t 2010).)。


值得重申的是,如果合同索赔成功,申请人将无权申请按劳计酬索赔。 参见北极星承包公司诉纽约市案,(See North Start Contracting Corp. v. City of New York, 203 A.D.2d 214, 611 N.Y.S.2d 11 (1st Dep’t 1994))(若分包合同明确约定了额外的工作,则不允许提起按劳计酬索赔,因为这项工作在协议范围之内)。 在这种情况下,无论合理价值如何,都将按照合同条款进行。 参见弗里德曼诉尓曼案。(See Freedman v. Pearlman, 271 A.D.2d 301, 706 N.Y.S.2d 405 (1st Dep't 2000); Aviv Const., Inc. v. Antiquarium, Ltd., 259 A.D.2d 445, 687 N.Y.S.2d 344 (1st Dep't 1999).)。


但是,如果法庭认为索赔人无权得到变更和相应的延期(例如,法庭认定延期申请的通知不符合通知要求),则按劳计酬索赔可以被允许。因为这种调查结果意味着索赔人所做的涉及变更的工作完全超出了EPC合同的范围,而索赔人无法根据合同获取额外的支付费用和赔偿。在这种情况下,索赔人可以针对根据EPC合同中提起的每一种变更获得应得的按劳计酬索赔。

劳动报酬索赔追讨方法


按劳计酬的损害赔偿的计算,仅限于索赔人所提供的工作,劳动力,材料和服务的公平合理价值,包括经常性开支(管理费)和利润。 但是,索赔人将无权获得未完成工作的利润,其完成成本也跟按劳计酬索赔无关。 参见S.T. Grand,Inc.诉雪松湾公园案。(S.T. Grand, Inc. v. Cedar Bay Park Corp., 14 Misc. 2d 428, 182 N.Y.S.2d 747 (1958).)


虽然变更索赔/延期索赔与按劳计酬索赔所造成的损害之间可能存在一定程度的重叠,但同样会有重大差异,因为按劳计酬索赔不会受到合同中约定的计算损害赔偿的机制约束。



    评级:
113 位用户阅读
0/30
发布